紐約市外賣郎時薪增至19.56元 亞當斯:回報時刻到了

紐約市外賣郎時薪增至19.56元 亞當斯:回報時刻到了

華裔外賣郎曹先生表示,最低時薪要求對於比較努力的外賣郎來說影響不大。(記者和釗宇/攝影)

连云港按下招商引资“快进键” 前两月新增签约项目200个

紐約市長亞當斯(Eric Adams)和市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局長馬玉伽(Vilda Vera Mayuga)4月1日宣佈,因通貨膨脹所調整,第三方送餐平臺的外賣郎的時薪將上漲9%,至19.56元,即日生效。

亞當斯表示,在最低時薪法案生效之前,紐約市外賣郎不算小費的最低時薪只有5.39元,「外賣郎們一直爲紐約市民送餐,現在是回報他們的時刻了;這次漲薪將確保他們拿到應得的收入,讓紐約市領先全美。我們都知道,工資漲幅一直難以追上物價上漲的速度,只要能有一點補償,我們就要做到。」

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

紐約市是全美首個爲第三方平臺外賣郎設置最低時薪的城市,本次漲薪是市府去年公佈的外賣郎漲薪計劃的第二步。去年12月實施的第一步將外賣郎時薪漲至17.96元,最後一步將在明年4月1日落實,將時薪調漲至19.96元以上。

寸 芒

市長亞當斯4月1日宣佈,第三方送餐平臺的外賣郎的時薪將上漲9%至19.56元,即日生效。(記者和釗宇/攝影)

SEIJAKU

實際上,紐約市外賣郎最低時薪法案一波三折,原訂於去年7月12日就應生效,但當時遭到多家主流第三方外送平臺反對,並於去年7月6日向州高等法院提告市府,導致該法案被法官莫恩(Nicholas Moyne)下令暫停。當時Grubhub、DoorDash、Uber、Relay Delivery等平臺提告的理由是,市府在制定最低時薪制定時,涉嫌不合理操作,嚴重危害外送平臺、消費者和餐館利益。

衛福部發錢留人 研修醫師最多補3萬、專責醫師加薪2000

但紐約州高等法院(New York State Supreme Court)上訴庭(Appellate Division)去年11月30日裁決駁回多家主流第三方外送平臺對市府的上訴,允許紐約市施行外賣郎最低薪資標準。

市府表示,實施外賣郎最低工資已惠及全市超過6萬外賣郎。此前,市府還新建了電單車充電樁,並且設立了專門監管貨運卡車、電單車、電動滑板車的永續送貨局(Department of Sustainable Delivery)。

對此,外賣郎曹先生表示,最低時薪要求對於比較努力的外賣郎來說影響不大。他說,如果一刻不停地接單、送單,在最低時薪法案尚未生效之時,時薪也能達到16、17元,最高可以到20多元。此外,UberEats等美國平臺會計算工作時間,但一些華人送餐平臺不計算工作時間,讓時薪難以估算。

全联冷冻汤包买1送1 婆妈抢翻:吃起来会爆汁

網友虧「吳卓源較香」 Cindy回嗆:你連朱軒洋都不如!

聽指示給了「交差」企劃案…主管卻連同客戶嫌到一文不值! 她:接壞球還獨自揹鍋